柠檬玄花

冷静地撕掉稿子

Latent heat(上)(太中)

好咕咕!

咕咕雞:

*架空,花式溜冰paro,我也不能老寫刀啊,這篇保證灑糖!!


*為了寫文方便,真正花式溜冰的比賽方式會稍稍改動一下,會盡量會貼近現實的設定,所以請大家放鬆看,若有不符合的地方還請見諒


*啟發於兔子的雙黑花溜圖,本篇獻給兔子 @呆萌兔子神威 、玄花 @来点柠檬切片 、柚子 @柚纸和酶 ,謝謝你們陪我磨靈感,愛你們(飛吻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


你我之間的每一次拌嘴都像是日常一般頻繁而普通,而這些日常的卻一點一滴變成了勢能。 我們依舊維持著表面上冰冷的溫度,然而卻在不知不覺中化成了柔情似水。


 


 


男子伴隨著磅礡的曲調在冰場上滑動,修長的腿划出了美麗的弧度,在雪白的冰上留下了一道道的痕跡,優美的舞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。曲子漸漸進入了尾聲,他以完美的三迴旋跳躍作為結尾,平穩落地,張開雙臂擺出了勝利的姿勢。


過了好一會兒,現場才響起了如雷的掌聲,他繞著場內溜了一圈,揮手向觀眾致意,還對著前排的觀眾拋媚眼,不少的女性被他的笑容迷得神魂顛倒,工作人員則是忙著撿被扔到冰上的玩偶和花束。


 


他喘著氣回到了選手等候區,藍黑色的表演服被汗水浸溼,森鷗外笑著對他說道:「辛苦了,太宰君。」


太宰治從工作人員手中接過了毛巾,一屁股坐在沙發椅上,擦著汗問道:「成績甚麼時候會出來?」


「不要心急,還有一個人。」 森鷗外也坐在了一旁,太宰治喝著水,含糊地說道:「反正他上場結果都是一樣的。」


對此森鷗外只是微笑,不置可否,兩人靜靜地等待時間過去。


 


現年17歲的太宰治在兩年前的全國單人花式溜冰比賽上大放異彩,嶄露頭角的新人震驚了花溜界,在往後的比賽中屢屢奪得冠軍,不斷的刷新紀錄,並且創下了零失誤的輝煌紀錄。


這次也不例外,太宰治的分數遠遠地超過了另一名選手,少女的尖叫聲淹沒了整座場館,他起身微笑揮手,在眾人的注目之下離開了現場,來到後台接受記者的訪問。


 


面對鏡頭,太宰治從容不迫地回答問題,口條實在不像是才17歲的少年,鳶色的眼眸溫潤如水,微微勾起的嘴角似乎要把人心都勾了去,所有的攝影機不停地閃著閃光。


當記者會結束後,他坐上了車,太宰治已經疲憊地睜不開眼,森鷗外提醒他明天的日程,太宰治有些不耐煩地回應了幾句,順手放低了助手座的椅子,沉沉睡去。


 


說到太宰治開始溜花冰的契機,時間要回到好幾年前。


 


他與森鷗外第一次見面是在一場冰上競速的小比賽上。


 


年幼的太宰治站在舞台上接受領獎,他微笑著接過了冠軍獎盃,對著台下的觀眾揮手,小臉上盡是得意的神情。典禮結束後,太宰治回到了專屬的休息室,他卻面無表情地把獎盃扔到了沙發上,換下了滿是汗味的衣服,當他開門時,卻看到一個穿著白色大掛的大叔站在門口,像是在等他。


「你就是太宰治吧?」


「.........你是誰?」


「不要緊張,」 森鷗外從口袋裡掏出名片,說道:「我叫森鷗外,是一名溜冰教練。」


太宰治沒有接過名片,他上下打量眼前的可疑人士,對方依然笑瞇瞇地指著沙發上的獎盃說道:「你的獎盃忘了拿喔,怎麼了嗎?一臉不開心的樣子。」


太宰治抿了抿嘴,握緊了拳頭,不發一語。


「你要不要來嘗試花式溜冰?」森鷗外循循善誘:「說不定比冰上競速還要有意思喔?」


於是太宰治就這麼被拐騙進了花溜的世界。


 


森鷗外的訓練非常嚴格,花式溜冰並非想像中的那麼簡單,雖然他有溜冰的基礎,但為此還是吃了不少苦頭。事實證明森鷗外沒看錯人,太宰治的確有這方面的潛能,所有人都能預見他那光明璀璨的未來。


但隨著拿到的獎盃越多,太宰治就越失落,那種感受就跟年幼時的冰上競速一樣,變得既無趣又沉重,就算得到再多的也無法填補他內心的缺口。


他開始打混摸魚,每日的訓練能躲就躲,森鷗外光找人就費了不少力氣,只差沒把他綁起來扔到練習場了。


 


森鷗外也明白太宰治心中所想,提出讓他嘗試雙人花溜的想法,太宰治沉思了一會兒,便點頭答應了。


 


森鷗外找了個與太宰治差不多歲數的女孩子,名叫詩織,臉蛋漂亮身材好,她的溜冰技術雖比不上太宰治,但好歹也是女子單人花式溜冰的季軍,但雙方磨合的時候,但練習卻沒有想像中那麼順利。


 


 


「停!」森鷗外站在練習場的觀眾席上,皺眉說道:「太宰君,你太快了,而且你沒好好看著她,這樣你們下一步動作會合不起來。」


「是她的動作太慢。」太宰治睨了一眼同樣喘著氣的搭檔,詩織沒有反駁,剛剛的確是她慢了半拍。但太宰治的技巧準確度實在太高了,即使是高難度的連續動作也絲毫沒有停頓,這讓詩織跟的非常吃力。


這種狀況已經發生不下百來次,讓森鷗外非常頭痛,兩個禮拜之後就是雙人花式溜冰的比賽,他們的進度還不到一半,時間緊迫,但依然一點進步都沒有。


「休息吧,十分鐘後繼續。」森鷗外嘆了口氣,離開了現場。


此時詩織有些怯生生地說道: 「太宰君,對不起,這都怪我.......」


「沒關係,」太宰治拍了拍對方纖細的肩膀,對她溫柔一笑,然後拿起掛在觀眾席上運動外套和背包說道:「那我先走了,幫我跟森先生說一聲。」


「但是........太宰君!」詩織望著太宰治的背影,卻無法阻止對方離去,她有些懊惱地跺了跺腳,忍不住紅了眼眶。


 


 


當森鷗外好不容易找到太宰治時,對方正躺在河堤邊的草地上睡覺,森鷗外狠踹了他一腳,太宰治這才懶懶地伸了個懶腰,坐起身揉著眼睛問道:「森先生,有甚麼事嗎?」


「你不練習在這裡做甚麼?」


太宰治不以為意,嗤笑道:「配合成這樣還需要練嗎?」


「你別跟我說你要棄賽。」


「所以您的意思是,要我降低標準去配合她嗎?」太宰治站起身,現在的他已經跟森鷗外差不多高了。他的眼神帶著輕蔑,帶著嘲諷的語氣說道:「您的要求甚麼時候變這麼低了?」


森鷗外第一次被太宰治噎得說不出話來,但太宰治說的有道理,但他卻也毫無辦法。


 


然而太宰治再怎麼不情願,他還是(被逼著)出賽了。因為他的出場,這場比賽格外備受注目,尤其是那些狂熱的女粉絲,都想看看到底是哪個幸運兒成了太宰治的搭檔。


當太宰治與詩織一同進場時,引起了不小的騷動,在外人看來兩人簡直是完美的一對搭檔,他們選了輕快的拉丁舞曲作為比賽的曲目,一開始兩人靈活的舞姿吸引眾人的目光,但曲子才進行了三分之一,太宰治隨意的將詩織拋了出去,失去重心的她勉強完成拋跳後,卻發現對方居然頭也不回地離開了,留下錯愕的詩織以及觀眾。


森鷗外當然是氣的火冒三丈,將太宰治臭罵了一頓,他中途棄賽的行為被協會譴責,被罰禁賽一個月。


 


太宰治從那天開始,就算已經過了禁賽期卻再也沒有參加過任何比賽,練習也是有一天沒一天的,連學校也不怎麼去了,就這樣渾渾噩噩地過了好一段日子。


 


 


「哈哈哈哈哈哈!這小子挺大膽的嘛,沒想到你也有這一天。」電話的另一頭傳出了女子的大笑聲,絲毫不給她昔日的搭檔一點面子。


「別笑了,紅葉君,我可是頭痛得很。」森鷗外揉著太陽穴,無奈地嘆了口氣,說道:「太宰君確實是挺有天份,就這樣埋沒實在是太可惜了。」


「如果是這樣的話,我倒是有一個辦法。」


「哦?你有甚麼好主意?」


「不過你得先幫我一個忙」。紅葉神神秘秘地說道,森鷗外雖然覺得有貓膩,但還是答應了下來。


 


 


 


當中原中也得知父母的決定時,他的心裡還是有些不情願。


中原中也從小在法國長大,他醉心於花式溜冰,好不容易溜出一些成績了,卻在參加國際比賽之前受了傷,而現在父母要回日本工作,連帶著他也得跟著回去。然而他的教練--紅葉要照顧鏡花,沒辦法跟著他來日本,但紅葉跟他說會介紹日本的教練指導他。


 


中原中也下了飛機,他一手提著行李另一手滑著手機往外走,散在肩上的橙髮隨著他的動作一晃一晃。他身穿正裝,白皙的脖子戴了一條黑色項圈,頭上的禮帽在人群之中特別顯眼。他快步走出了航廈,才抬起頭觀察四周,看到要找的人便直徑走上前去。


「您就是森鷗外先生?」


「對,你是中原中也吧?紅葉君給我看過你溜冰的影片了,真的很精彩。」


「您過獎了,森先生。」


「那就請多多指教了,中也君。」


在兩人握手的同時,森鷗外頓時有些欣慰,這孩子比起太宰治正常多了,教起來應該不會太費力。


 


 


「所以您火急火燎地把我找來就是為了讓我看其他人溜冰?」太宰治不耐地說道:「我說過了,我不需要搭檔。」


森鷗外好不容易把人騙來,強硬地將人拉進了溜冰場說道:「先看了再說。」


太宰治翻了個白眼,也只能任由著森鷗外拉著進去,他一屁股坐在了前排的座位,翹著二郎腿,右手撐著臉,打算看個10秒就走人。


場館的燈只開了一半,冰場的正中央站著一名穿著黑色練習服的少年,他閉著眼,右手高舉過頭,微微抬高了下巴,如夕陽的橙髮貼著臉頰,以雙腳前後交叉的姿勢等待著音樂撥放。


男歌手低啞的嗓音迴響在場館,他隨著輕柔的曲子翩翩起舞,跳耀時滯空的時間很長,落地時卻像是沒有重量,如同羽毛輕輕落在了棉花上。


太宰治看得目不轉睛,場上的那名少年的舞姿性感卻不失優雅,當他溜過兩人眼前時,偏頭對他們邪媚一笑,微微瞇起的藍眼攝人心魂。


在最後少年的左手搭在右肩上,半跪的姿態作為結尾。他站起身欠身行禮後,往觀眾席的方向溜去,森鷗外拍著手,微笑著說道:「不錯啊,中也君。」


中原中也微喘著氣,禮貌地道了謝,扭開了礦泉水得瓶蓋,探詢的眼神瞥向了一旁的太宰治,森鷗外介紹道:「中也君,這位是我的學生,太宰治,也是你未來的搭檔。」


中原中也有些茫然地看著森鷗外,對方則是向太宰治詢問道:「太宰,你覺得如何?」


「還可以,不算太差。」 太宰治不以為意地聳了聳肩,中原中也皺起眉,冷哼一聲反問道:「那你也跳一曲給我看看?」


「我有個更好的提議。」森鷗外出聲打斷了快要吵起來的兩人:「來試試雙人花溜如何?就用剛剛那首曲子,但中也君最後的動作改成拋跳。」


「等等,憑甚麼我要.......」


「」好啊。太宰治毫不猶豫地答應了,向中原中也伸出了手,不懷好意地笑著說道:「那就請多多指教了,搭檔。


中原中也用力地切了一聲,拍開了對方的手,惡聲說道:「你最好不要把動作記錯了。」


 


曲子再次撥放,兩人之間離了幾步面對面站著,因為是第一次合作,森鷗外只要求他們動作一致就行,不需要有太多的互動,並且由太宰治引導。中原中也跳的同時也暗中觀察著對方,有些佩服太宰治驚人的記憶力,不論是高難度的三迴旋跳耀或是單足旋轉,都連接的非常流暢,而且還會對應著自己的動作調整速度。


曲子接近尾聲,太宰治從中原中也的背後托住他的腰,兩人一同壓低了身子,太宰治將人拋了出去,但使力的方向歪掉了,讓中原中也失去了重心。他心中一驚卻也不慌,只見中原中也在空中翻了個身,游刃有餘地將重心調整回來,平穩落地。


兩人都喘著氣回到了場邊,中原中也仰頭灌了一口水,惡狠狠地問道:「太宰,你剛剛是怎麼回事?」


「哎呀,你這麼矮沒想到居然還挺重的,力度沒把握好,抱歉啦。」太宰治攤手一笑,表情看似抱歉,說出的話卻踩到了中原中也的痛處。


中原中也咬牙切齒,傻子才相信太宰治不是故意的,他碰的一聲將水瓶放在了邊上,可太宰治早已溜的老遠,中原中也追上去罵道:「太宰!有種你別跑!」


中原中也圍著冰場繞圈追上了太宰治,兩人像個十歲的小孩打鬧,互相嘲諷著。


 


 


兩個月後,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報名參加了一場表演賽,由於這是太宰治復出的第一場表演,不少太宰治的粉絲或是想看好戲的人紛紛前來觀看。


 


「喂,太宰,」在表演前,中原中也站在正在綁著鞋帶的太宰治面前,居高臨下地說道:「如果你不想比的話,現在就可以滾蛋,我不會揍你。但若你敢中途離場的話........」他壓低聲音威脅道:「我會用冰刀劃破你的喉嚨。」


太宰治笑了出來,站起身:「放心吧,我不會讓你有這種機會。」


中原中也冷哼了一聲,與太宰治並肩走出了等候區。


 


 


表演即將開始,溜冰場裡的燈全都暗了下來,黑暗中兩盞聚光燈打在兩名少年身上,他們身穿漸層黑的表演服,連手也,領口鑲著半透明的水晶,貼身的衣料凸顯了兩人身材,其中一名橙髮少年頭上別著小禮帽,脖子上還戴了黑色的項圈。


有別於太宰治以往歡快或是激昂的風格,他們這次挑的曲子--Speak softly love(註一)是一首溫柔又充滿愛意的情歌。


前奏時他們背對著彼此,分別繞到冰場的左右,即使看不見對方,卻做著相同的動作。當輕柔的女聲迴響在整個場館時,兩人回到了正中央,太宰治牽起了中原中也的手,帶著他繞著冰場溜了一圈,宛如在黑暗中飛舞的蝴蝶,又隨著歌聲跳了兩個迴旋,動作整齊劃一,默契度極佳。


此時太宰治將中原中也摟在懷裡,兩人如同熱戀中的情人,深情款款地望著彼此,太宰治的手從上而下滑過了中原中也的背脊,有些惡意地捏了一把他的腰,中原中也心裡直罵娘。


『等等下場你就完蛋了。』 中原中也臉上依舊保持著微笑,咬牙低聲說道。


『我好害怕喔,黑漆漆的小矮人居然在威脅我欸。』


這次中原中也真的要罵人了,此時太宰治將人拋了出去,力道正好,將他拋得又高又遠,中原中也在空中轉了四個迴旋,滯空時間長得不可思議,落地時觀眾站起身為他們鼓掌。


表演結束了,中原中也還半跪在地上喘著氣。


「中也。」 


「幹嘛?」中原中也沒好氣地抬起頭,只見太宰治對自己也伸出了手,對方暗色的眼眸此時充滿了亮光,黑色的短髮在燈光的照射下閃耀著。


中原中也嘖了一聲,重重地將手拍在了對方的手上,借力站起,太宰治舉起兩人交握的手,擺出了勝利的姿勢。歡呼聲、如海浪般的鼓掌聲包圍著他們,花束和玩偶幾乎要淹沒冰場,人們永遠忘不了他們被稱為"雙黑"的今日。


 


太宰治看著中原中也滿是汗水的側臉,對方正對著觀眾揮手,臉上的笑容燦爛無比,也發自內心地笑了。


此時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滿足感,像是心中的缺口被填滿了。


 


 


 


TBC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註一:教父主題曲,大家可以去聽聽看。


序還有標題是由柚子提供的梗,Latent  heat(潛熱)是物質在相變化(固態↔ 液態↔ 氣態)過程中,溫度沒有變化的情況下,吸收或釋放的能量。


特別謝謝柚子、兔子還有玄花提供的腦洞,沒有你們就沒有這篇。


為了寫這篇查了很多關於花式溜冰的知識,其實雙人溜花一定要由一男一女組成,我覺得難過.....但我不管!


這篇沒意外的話是三篇,有意外的話就是四篇,下篇會有敦芥。


雖然在準備考試但我居然還在摸魚(痛哭


感謝鍵閱,希望大家會喜歡。


 


 



评论

热度(210)